探訪神秘古城疏勒:古絲路軍事要塞 今受考古者青睞

作者:SHERRY    發表日期:2018-07-19 16:17:17

中新網烏魯木齊11月1日電(史玉江)在漫漫曆史長河中,絲綢之路傳遞著人類文明,也形成了無數的文化遺址和曆史古跡。扼守着天山北路咽喉要道的疏勒城,曾是古絲綢之路上的軍事要塞。如今,這個毗鄰遊覽區的古城遺址正越來越受到考古學者的青睞。

疏勒城坐落在新疆奇台縣城南64公裏處的半截溝鎮麻溝河村的丘陵上,扼守着天山北坡向南出口,是東漢時期中原王朝控製西域的要隘。2000多年前,著名的「疏勒城保衛戰」就發生於此。140多年前,左宗棠率大軍收複新疆時,曾經過這裏,其後留將士在此屯田。

圖為疏勒古城夏季航拍圖。 吳伯宏 攝

扼守天山北坡南出口的要隘

近日,中新網記者在新疆奇台縣文化館人員的陪同下,沿着崎嶇的山路驅車來到這裏,感受曆史的滄桑,並試圖探尋人類文明發展的印痕。

秋日的疏勒城遺址顯得幽靜而神秘。遠遠望去,在觸目可及的雪山下,古城遺址被阡陌縱橫的萬畝旱田環繞,不遠處的農家院落輕煙嫋繞,錯落在一個又個山坳。

圖為2016年開掘現場。 李海濤 攝

近距離觀察,疏勒城坐落在層巒起伏的高點上,遺址東側為斷崖,崖下有一道深澗,澗水從古城邊激蕩流過,陣陣鬆濤聲回蕩在幽深的山穀中。據稱,這條深澗曾是一條古道,直通吐魯番。

《漢書》記載,疏勒城邊有澗水,城中有井,四周宜農耕,依山通交河古城。

隨行的王晨告訴記者,古城坐南向北,背負天山,正對北塔山,沿天山分佈的絲綢古道則從城下經過。因發現時城內多石,故又被稱為「石城子」。

由於內城早前為耕地,地下遺跡破壞嚴重,當年建築相對集中的處所已難辨別。特別是近年來,因為旅遊熱、文物收藏熱等因素,地表已難見遺物。

據介紹,疏勒城南北長約380米,東西長約280米。南側有近百米城牆遺址,西北角有內城。南北長約100米,東西長約200米,呈北高南低狀,北城牆殘高1米多。西南有一直徑約6米的圓形凹地,據稱是人工挖掘的類似於「井」的工程。

圖為2014年,考古人員試掘現場。 奇台縣文物局供圖

引起史學界極大關注

自疏勒城遺址被發現以來,在史學界引起了極大關注,考古學者對疏勒城的曆史地位、性質等進行過多次深入討論。有專家認為,疏勒城與樓蘭是新疆遺存的兩處漢代古城遺址。

2016年因車禍去世的原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楊鐮在《疏勒古城的秘密》中這樣寫道:中國史書上,西域有兩個古城最著名,一個是樓蘭,另一個是疏勒,分別是天山南北文明走向的路標。……關於疏勒城,我們的考察則剛剛開始。

楊鐮還在其《絲綢之路的地標——疏勒城》中稱,兩漢時期,疏勒城處在貫通天山南北、銜接古道東西的特殊位置,在這個意義上來說,疏勒古城是西域絲綢之路的地理標誌。

圖為出土的骨鏃。 奇台縣文物局供圖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漢唐部主任吳勇介紹,2014年,該研究所對疏勒城遺址做了試掘,發掘麵積約300平方米;2015年對該城進行了調查,在城西發現陶窯和墓葬;2016年發掘麵積為640平方米,清理出兩組8間房屋。

吳勇稱,這是新疆首次對兩漢時期遺跡進行大麵積發掘。「疏勒城遺址具有很強的軍事防禦色彩,考古發掘旨為勾勒兩漢時期西域軍鎮建製的原貌。」

記者看到,遺址現場搭建了一個巨大的工棚。「因近年的考古挖掘,現場已被保護起來。今後,考古學者還將繼續挖掘研究。」王晨說。

圖為出土的繩紋板瓦。 奇台縣文物局供圖

據介紹,疏勒城是西域36國之一的車師後國屬地,歸西域都護府管轄,曆史上有他地道、烏骨道、移摩道、薩罕道、花骨道等多條道路溝通天山以南。

「通過2014、2016兩個年度的發掘,我們對絲綢之路北道沿線的軍事防禦體係和框架有了初步了解。高昌古城、柳中古城位於疏勒城的正南和正北,從耿恭移兵疏勒城來看,(疏勒城至柳中)山間應該有一條通道。」吳勇稱,根據史書推測,唐時期的「花穀道」(奇台至吐魯番)在兩漢時期應該是存在的。

疏勒城受眾多學者關注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這裏曾發生了一場著名戰役——疏勒城保衛戰,這場戰役與一位名叫耿恭的將軍有關。

東漢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冬,戊己校尉耿恭隨軍出塞,作為一支威懾匈奴入侵的力量,率所部屯戍在車師後部的金蒲城。

永平十八年,受命出征西域的將軍耿恭在部下與當地居民(車師後部)協助下,曆經長達九個月的艱苦奮戰,捨生忘死守衛疏勒城,使匈奴切斷絲綢之路的企圖成為泡影,這在中國正史(《後漢書》)卷十九中有翔實記載。

光陰轉瞬即逝。如今,這裏雖戰爭不存,古道已斷,但疏勒城依然延續著曆史的發展,成為考古學者探索曆史的寶地,村民們繁衍生息的樂園。

圖為夏季的疏勒城峽穀。 史玉江 攝

屯戍地成當地人繁衍生息樂園

麻溝梁村有600多口村民,這裏良田萬傾、山川秀美,與聞名疆內外的江布拉克風景區連為一體。在一處農家院落,祖輩幾代在此居住的趙玉枝告訴中新網記者,他祖籍陝西,在清代中央王朝統一新疆的進程中,加入到左宗堂將軍徵兵的隊伍中,從陝西一路打到此地後,留下屯田。

58歲的趙玉枝回憶,兒時在古城牆壁上玩耍,常會撿到帶花紋的瓦塊。「聽說縣文化館回收,我們就交給他們,能換回些本子和筆。」

圖為出土的雲紋瓦當。 奇台縣文物局供圖

記者看到,趙玉枝家離古城不到1公裏,其庭院周邊有大片農田。2010年以來,他翻修了自家的院落,開設了度假村。「每年夏秋兩個季節,到這裏的遊客很多,我這接待的多是自駕遊的。」

近年來,每到夏秋時節,這裏轎車如梭、遊人如織,人們扶老攜幼,舉著相機、手機拍照,歡聲笑語回蕩在這天山疏勒大峽穀之中。如今,這個毗鄰遊覽區的古城遺址也越來越受到遊客的青睞。(完)


本文來源:http://mini.eastday.com/mobile/171101125902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