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引才留才難題正在緩解

作者:Betty    發表日期:2018-09-28 07:39:17

在西藏日喀則市第一高級中學,來自山東濟南市濟北中學的化學老師曹慶勝(中)在指導學生。新華社發

工作中的吳天一院士。資料圖片

9月14日,新疆哈密,河南援疆醫生王慧彪在查看社區居民帶來的X光片。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原標題:西部引才留才難題正在緩解

【強國密碼·中央人才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光明日報國內政治部聯合主辦】

編者按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破除妨礙勞動力、人才社會性流動的體製機製弊端,使人人都有通過辛勤勞動實現自身發展的機會。近年來,國家出台了多項支持人才向西部流動的政策和措施,各地各部門也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實踐,不斷推進西部形成人才新格局。

1.與北京上海「零距離」

今年9月下旬,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改委印發《關於公佈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及建設學科名單的通知》,青海大學入圍一流學科建設高校,「雙一流」建設學科為生態學。

青海大學之所以能入圍「雙一流」,清華大學可謂功不可沒。

一切要從2001年6月13日說起。這一天,教育部啟動對口支援西部地區高等學校工作,13對東西部高校建立對口支援關係,清華大學對口支援青海大學——兩所相隔千山萬水的高校從此牽手同行。

16年來,清華大學先後選派李建保、陳強、梁曦東、王光謙4位知名學者出任青海大學校長,為學校發展帶來了新的辦學理念和發展思路,有力推動了青海大學的發展建設。此外,根據青海大學的辦學特點和需要,清華大學先後邀請西北農林科技大學、中國地質大學、華東理工大學、北京協和醫學院等高校加入對口支援行列。

在援助學校的傾情幫扶下,青海大學完成了由「輸血」到「造血」的轉變,實現了辦學的「三級跳」:學校整合資源,規模跳了一級;在國家支持下進入「211」行列,立足青海實際,培育特色學科,完成了優勢再造;在以清華大學為主的團隊對口支援下,發揮製度優勢,探索出了建設現代大學的新模式,努力挺進「雙一流」行列。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中央的高度重視與支持下,各地各領域對西部的人才支持工作不斷創新發展。由國家衛計委牽頭、有關部門和地方參與,選派808名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援疆,帶動了一批重點科室,實施了一批新技術新項目,培訓了一批醫療業務骨幹,當地醫療服務能力大幅提升。

革命老區江西省吉安市長期以來醫療衛生水平滯後。2015年12月,上海市東方醫院吉安醫院開業,科室主任全由東方醫院選派。專家們每天都要進行視頻交班,並針對疑難雜症進行遠程會診。自此,吉安地區的百姓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優質的醫療服務,大大改善了以往看病難的狀況。

2.不求所有但求所用

今年1月,寧夏順寶現代農業股份有限公司院士專家工作站在青銅峽市揭牌。順寶現代農業公司院士專家工作站由中國工程院院士唐華俊領銜,旨在幫助企業培養高層次創新團隊,協同企業開展農業廢棄物功能性製劑研發、複合微生物沼液肥開發等科研攻關目標。

這是青銅峽市實施人才服務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柔性引才助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縮影。隻有注入強大的智力支持和科技動力,西部的轉型升級、跨越發展才能更快更好地向前推進。但由於中西部條件相對艱苦,剛性引進人才有現實難度,柔性方式成為西部地區破解人才短缺瓶頸的有效實踐。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西部地區的人才工作,持續強化多項支持人才向西部流動的政策和措施。比如:「西部之光」計劃已先後為西部地區培養輸送科技人才近2600名;「博士服務團」項目已派出17批年富力強的博士接力奔赴西部地區,持續為西部地區提供人才支持和智力服務。

與此同時,西部地區也積極作為,變被動為主動。一方麵,不斷探索感情留人、待遇留人、事業留人等引才方式;另一方麵,避開剛性引才的現實阻礙,探索多樣的柔性引才方式破解人才結構性矛盾。廣西等地建立柔性引進高層次人才基地,採取顧問指導、短期兼職、技術聯姻、服務外包、退休返聘、人才租賃等形式,吸引「候鳥型教授」「星期天工程師」。貴州、江西等地打出「鄉情牌」,通過「黔歸人才計劃」「贛籍人才回鄉創新創業計劃」等,吸引本省人才回鄉創業。

「隻有完善柔性引才政策,堅持以用為本,不求所有、但求所用,不求所在、但求所為,才能促進人才智力共享、成果共享、收益共享。」河海大學人力資源研究中心名譽主任趙永樂這樣認為。

3.「把當地人才培養出來」

2016年8月,杭州學軍中學原校長陳立群來到貴州省台江縣民族中學擔任校長。花甲之年的他為什麽千裏迢迢去貴州支教?他的到來給當地帶來了什麽?

原來,貴州省黔東南州台江縣是浙江杭州的對口幫扶點。民族中學是台江縣唯一的高中,學生95%以上都是苗族,高考成績在黔東南州16個縣市中連年墊底。然而更讓人痛心的是,每個學期學校都會有六七十名學生失學。

在精準扶貧的國家戰略中,教育扶貧承載的是根除貧困、創造未來的希望。陳立群明白,一個人的力量終歸有限,隻有培養出一批名校長和名教師,才可以將愛和責任的種子播撒得更遠。為此,他每個學期都組織教師到杭州交流學習,拓寬視野。如今,學校隔三岔五就有周邊的中小學校長慕名前來學習。

對口支援畢竟都有結束之時,隻有為西部培養出一支高水平的人才隊伍,才是長久之策。

「我得趕在離開西藏前把這項技術留下來。」因為一粒嗆進兩歲藏族小姑娘氣管的瓜子,來自北京兒童醫院的醫生楊海明引發了在拉薩市人民醫院建立兒童支氣管鏡室並培訓當地醫生的心願。

針對當地缺少設備等情況,楊海明製定相關解決方案、采購設備、設計醫療流程、培訓並派送當地醫護人員到北京兒童醫院學習……如今,拉薩市人民醫院氣管鏡中心已成為西藏自治區第一個規範的兒童氣管鏡中心,開展上百台手術,其中約半數是當地醫生獨立完成的。

「隻有通過言傳身教,培養本地技術骨幹,在雪域高原留下一支技術過硬的『永遠不走的醫療隊』,實現由『輸血』向『造血』的轉變後,我們才能放心離開。」第15批博士服務團成員、西藏自治區衛計委副主任王海這樣說。

上海第九批援疆醫療隊領隊、喀什地區第二人民醫院副院長崔勇也表示:「醫療援疆最重要的是要把技術留下來,要把人才培養出來,留下一支帶不走的隊伍,這是我們的使命。」

4.特殊環境就是「高端環境」

今年8月1日,世界首條高海拔高寒多年凍土區高速公路、我國首條穿越青藏高原多年凍土區高速公路——青海省共和至玉樹高速公路正式通車運營。可是,作為該項目的負責人,中國交建副總工程師、中交一公院黨委書記汪雙傑卻顧不上高興,他知道自己肩上還有一個更大的擔子——青藏高速公路的建設工程。

西藏自治區至今仍沒有被全國高速公路網覆蓋。高海拔低緯度的青藏高原凍土區是全球多年凍土最不穩定的地區。在青藏高原凍土區修高速公路,相當於攀登公路工程的「珠穆朗瑪峰」。

「我心中有一個夢想,那就是把青藏高速公路建成一個『樣本工程』,讓西方科學家看到,他們認為不可能的事情我們能夠做成。」汪雙傑說,「這也是青藏高原吸引我和我的團隊留下的原因——在這裏,你做的事都是世界上唯一的,你做成了就是世界最高水平。」

「西部地區條件雖然艱苦,但有些特色學科、優勢產業可以留住一流人才。」華夏國際人才研究院院長陶慶華指出,比如高原鹽湖、高原生物、高原生態等特色學科,在西部才有更好的研究環境。

中國工程院院士吳天一就是在青藏高原上成長起來的專家。他開拓的「藏族適應生理學」研究引起國際高度關注,提出的慢性高山病量化診斷標準被國際高山醫學協會命名為「青海標準」。在青藏鐵路修建期間,他製定了一係列勞動保護和高原病防治措施,創造了14萬名築路大軍勞作5年高原病零死亡的紀錄。

改革開放初期,國家的西部大開發政策尚未出台,蘭州大學人才流失的問題一度十分嚴重。所幸,蘭州大學及時調整辦學思路,瞄準了高原生態、草地農業、大氣科學等東部高校沒有的優勢學科。如今,蘭州大學草業、林業學科都出了院士,還成立了草地農業係統國家重點實驗室,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一流人才。

(本報記者羅旭)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102/52905633_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