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宣布:這些二線城市租房就能落戶 有你家嗎?

作者:STEPHANIE    發表日期:2018-01-11 01:45:02

  原標題:重磅宣布:這些二線城市,租房就能落戶!這一棒,叫炒房灰飛煙滅?

  繼蘭州取消部分限購之後,1月9日,樓市又爆出大消息。

  一天之內,天津青島這兩個城市同時宣布:賦權租房客,租房就可落戶!

  現在,租房也可以落戶,這就意味著很多人不一定硬要咬牙買房才能享受城市的福利,租房也可以。

  延續了多年的樓市規則突然變了,租房者迎來千載難逢好時機,而炒房者卻迎來一波“暴擊”。

  租賃住房和自住房,本來就是蹺蹺板的兩頭。居民轉向租賃住房,這改變的將是整個中國房地產市場格局。

  青島、天津可租房落戶

  青島:

  1、以合法穩定住所(含租賃)或合法穩定就業為基本落戶條件,全麵放開城鎮落戶限製。

  2、加快取消購房麵積、就業年限、投資納稅、積分製等落戶條件。

  天津:

  1、對本人或直係親屬無名下合法住房的,可在其長期租賃房屋所在社區落集體戶口。

  2、對在天津高職院校畢業的外省市畢業生在津就業並申報落戶的,由畢業2年以內調整為30周歲(含)以下。

  降低人才落戶門檻,已成為了近幾個月二、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調控新政策,很多城市甚至把人才的定義放寬到了大專。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 張大偉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部分城市人口引進的門檻過低,很大程度上不是為了吸引人才,而是為了吸引購房者。對於市場來說,容易引起非理性的判斷。地方的人才政策不應該和房地產限購掛鉤,對於真正的人才更應該提供直接的居住房源,單純的將人才推向市場也容易帶來房地產市場的不穩定。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 嚴躍進則表示,上述政策,對於人口的導入和購房、租房需求的釋放都有積極的作用。相比鬆綁限購,此類政策更為積極,也是釋放新購房需求的做法。

  租房即可落戶,天津、青島隊人才,真的要實現“落戶無門檻,遷入無障礙”的目標。

  生活在中國都知道,戶口這個東西,一頭連接著居民,一頭連接著福利。現在,租房也可以落戶,這就意味著很多人不一定硬要咬牙買房才能享受城市的福利,租房也可以。

  這下,租房居住的含金量,又進一步提高了!

  樓市開年政策密集

  2018年以來,多地密集發布房地產調控相關政策。各地出台的政策,除了降低落戶門檻外,主要分為兩類:

  1、發展住房租賃市場

  1月7日,南昌市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稱,將完善土地、稅收、金融等措施,建立健全房地產發展長效機製,大力發展住房租賃市場,加快建立多主體供應、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製度,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1月5日,上海召開促進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聯席會議稱,2018年上海將著力推進租賃住房規劃建設,完善租購並舉的住房製度,到2018年底,實現新增租賃房源計劃開工和轉化總量20萬套、新增代理經租房源9萬套(間)的目標。

  2、鬆綁限購

  1月8日起,蘭州正式取消西固區、九州開發區、高坪偏遠區域的住房限購政策。這是自2016年9月30日,北京打響樓市限購第一槍後,各地調控政策首次出現取消限購的相關措施。

  張大偉表示,上述調控措施表明,在市場總體平穩下,2017年用於樓市降溫的部分調控措施是可以微調的。調控並非一刀切。而2018年,在房地產發展是要平穩健康的總體要求下,結合住房製度相關政策、防止風險、托底蓋帽也是分城分類調控的重要內容。未來不僅僅是一城一策,而是一城多策。

  中國房地產即將開啟租賃時代?

  自古以來,買房而居,仿佛是中國人天經地義的生活方式。房子,也是中國人的投資中心點。

  然而,租房落戶將帶來曆史性的重大改變,我們或許將在不遠的將來看到:

  很多城市城市中產階層,將從咬牙買、買、買向租、租、租轉變,中國房地產即將開啟一個新時代:租賃時代!

  從買房轉向租房,這不僅是居住方式的重大轉折,更是一種思想觀念的巨變。

  租賃住房和自住房,本來就是蹺蹺板的兩頭。大量的居民轉向租賃住房,自住商品房需求自然就相應減少,房價上漲空間或被抑製。

  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由羊群效應、投機情緒推升的畸高房價,其實不過是沙上築塔,一旦投機情緒降溫,裸泳者就將現出原形。

  專家:判定樓市回暖為時尚早

  2018開年房地產政策頻出、地產股全線飄紅,市場上又有不少樓市回暖、甚至以此要求放開限購、房價會全麵上漲等聲音。對此,業內專家表示,目前就說樓市回暖,為時尚早。

  1、信貸偏緊

  中國證券報記者1月9日采訪部分銀行時發現,目前房貸利率仍維持高位,1.1倍首套房貸折扣利率仍是主流。數據顯示,2017年12月全國首套房貸款平均利率為5.38%,相當於基準利率1.098倍,環比11月上升0.37%。張大偉表示,整體看,信貸政策依然緊張,不存在開閘放水的可能性。

  2、限購限售持續

  目前,絕大部分實行房地產限購限售的城市,依然沒有鬆綁限售、限購。以蘭州市為例,本次在取消部分區域住房限購政策的同時,對市民持有核心城區的住房還開始實施3年期限的限售政策。根據鏈家研究院統計2017年最後一周和2018年首周數據顯示,北京、上海、成都、深圳、天津等城市,二手房交易仍處於低位。業內人士表示,隻要限售限購未取消,可購買人群數量就仍將保持低位,樓市交易也將低位。

  3、租賃市場配套未完備

  目前,租賃市場所謂的“租售同權”還停留在概念層麵,要想完全落實,還需要相關立法和政策配套。張大偉表示,目前大多租房房源屬性為商業地產,無法解決落戶、醫療、子女入學等方麵的具體需求。

  偉業我愛我家市場研究院總監 孔丹則稱,目前,房屋租賃市場認可度低,最大的原因是租房不能給予老百姓一些最基本的權益。要想破解長租房的教育問題,學位資源充足是前提,教育資源均等是關鍵。

  深思:租房落戶 租房賦權還須防並發症

  半年來,租房者的利好不斷。廣州市“租購同權”後,無錫28日發布“租房可落戶”的新政,引發社會關注。據報道,鄭州、揚州、濟南等多個城市近期也已提出或醞釀提出類似舉措。其中,把租賃房屋納入“合法穩定住所”範疇成新趨勢。業內人士認為,若租房不能落戶,租購同權便無從談起,租房落戶有助保障租賃群體權益,更多城市或跟進。

  《北京青年報》評論認為,為租房賦予入戶、入學、就業、就醫、養老等市民化權利是大勢所趨,一個租房“賦權”時代即將來臨。但也要注重防止“賦權”過程中的一些“並發症”,如要妥善處理好出租人和承租人的利益、“賦權”所帶來的公共服務能力和公共配套設施的增加等問題,尤其是要警惕引發租金非理性上漲,避免“租不起房”的後果發生。

  實際上,現在租房已不是討論該不該“賦權”的問題,而是一個“必答題”“必選項”,這是因為:

  一是對火熱的住房銷售市場進行釜底抽薪。從國外的經驗來看,隻要有成熟的住房租賃市場,必然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對購房的剛性需求。我國住房租賃市場長期得不到市民青睞,就是因為我國戶籍、醫療、教育、就業、養老等市民化權利幾乎都是與住房產權緊密捆綁在一起的,要想享有這些市民化權利的唯一途徑就是買房。“租購同權”必然分流相當一部分住房的購買力。

  二是在高房價背景下,推動農村戶籍進城,加快我國城鎮化建設的現實之需。之前,購房入戶是城市化的唯一選擇,各地政府紛紛鼓勵農民工進城買房。但這一輪房價暴漲之後,對於農民工、甚至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高不可攀的房價已經嚴重阻擋了他們進城的腳步,但租房卻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為此,國務院辦公廳2016年曾先後下發《關於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若幹意見》、《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方案》兩個文件,規定了大中城市均不得采取購買房屋、投資納稅等方式設置落戶限製。這也是無錫、鄭州等多地推“租房落戶”的政策依據。

  三是人口高度流動的社會,租房的群體越來越大,這是我們公共服務的“短板”,是到了必須“補短板”的時候了。據統計,目前我國約有1.6億人在城鎮租房居住,占城鎮常住人口的21%。有專家預測,未來3-5年,中國將有約2億人進入租房市場,未來10年,租賃人口近2.3億人,到2030年,租賃人口達到2.7億人。毫不誇張地說,租房“賦權”事關億萬民眾的“獲得感”,也是避免引發子女入學難等社會問題之需。

  不過,租房“賦權”涉及重大利益調整,我們必須注意在平權過程中的三大問題,否則有可能導致各種“並發症”:

  一是妥善處理好出租人與承租人的權利關係。市民化權利往往牽涉到每個普通市民最基本的權利,我國當前的學校、醫院等公共服務相對稀缺,從目前來看以住房(或租或購)為載體恐怕依然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假如承租人的子女入學、入戶等市民化權利是通過與出租人的權利分割來實現的話,必然造成兩者的衝突,或者是使得“賦權”無法真正落地,更會導致市民不願意出租房子,這樣減少了住房租賃市場供給,這是不利於構建健康的住房租賃市場的。

  二是要切實避免借租房“賦權”上漲租金,特別是引發租金非理性上漲(暴漲)。一般認為,房價高並非僅僅是住房的實際價格,其實還包括了入學、就醫等諸多與市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權利的福利價格折現。那麽,由此我們可以推測出一個結論:當前租金普遍較低,就是因為“賦權”不夠;假如“賦權”逐漸到位,必然因為附加價值上升而引發租金飛漲。特別是一些學區房,非理性的價格很可能從購房轉移到租房環節上來。因此,“賦權”過程中我們必須警惕租金非理性上漲,尤其避免從“買不起房”到“租不起房”的結果發生。

  三是要與“賦權”同步增加公共服務能力及公共配套設施的供給能力。所謂“賦權”本質上都是增加民眾的福利,但對政府而言,就意味著教育、醫療、治安等一係列公共服務及相關配套設施的增量,這需要政府科學謀劃,跟上“賦權”的步伐。否則就可能影響到整個城市所有人的福利,嚴重的話還可能導致城市功能紊亂。


本文來源:http://news.sina.com.cn/o/2018-01-10/doc-ifyqptqv701001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