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十八线教育主播的自我修养


发表时间:2020-04-09 作者:钟武伟来源:

李宛璐

冬天总是属于白色的季节,这个冬天却格外地属于白色。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将一切都变得特殊又陌生。春天如期而至,开学却意外推迟。为了响应中央“??尾煌QА钡暮耪?,学校费尽心思推出各式各样的网课,老师学生们纷纷投身其中。在这场网络授课风潮中,光荣的人民教师以十八线主播的新身份进入人们的视野。家变成了我们的工作室,网络成了我们的主战场,一个个教育新媒体人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每一个挑战都可以视为一个新的起点,站在网络教学新时代的风口浪尖,我们有理由去正视:在这次战疫中时代给我们教育者提出的新挑战!历史的使命感也让我们必须去思考:在网络教学中我们该如何成长才能应对新的挑战?

    直播间里被迫上线的几十万新秀,在教书育人的路上开始了哪些艰难的摸索呢?隔行如隔山,主播坐针毡。人齐了吗?怎么签到?ppt怎么弄?动画怎么播?怎么回答问题?不明真相的中年男老师被拉出十级美颜,不明真相的女老师面容扭曲的表情包广泛流传。更有结束被迫营业的一天后忘记关直播的尴尬。我们的工作方式在改变,学生们的学习方式同样在改变。从时间和空间上看,学生坐在电脑前的选择更自由了,他面对的资源如此丰富,可供选择的主播如此之多。他们的身份已从传统课堂上固定的学生转变为了挑剔的用户。而培训机构的线上探索远走在了我们前面,早先就积累来一大批用户,他们追求已不仅仅是准确地输出知识了。十八线小主播在本就有团队开发线上网课的培训机构面前,显得弱小又无力。

     穷则思变,变即永恒,有些改变只是你还没察觉。我们学校的eepo/迈孚课程理念的变化不仅仅是课程改革,更是观念更新。终点指向的都是教育方式教育手段的变革,这一次疫情提前将全面的线上教学推上历史舞台。平台重构后,学生接受信息的方式越来越多元,可选择的空间也大大提高。有网友激动地说:“考不上清华也能上清华的课了?!敝灰憧涎?,资源不是问题,足不出户就能享受优质的教育,人们又多了很多自我提升的途径。有人可能会说,这种角色转变只是暂时的,学生终究会回归教室。没错,人是回归了,但是心呢?适者生存,不进则退,智能教育的时代已经来临,谁也逃脱不了对传统课堂改革的思考和实践,这次疫情正是给每位老师敲响了警钟。教育资源的多样化公开化大势已趋,在保证扎实专业知识的前提下 ,我们一线老师是不是可以转变思维,试着以教育新媒体人的角度出发去运作我们的课堂。

    教育新媒体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呢?当认识到教学其实也是一种信息的传播,很多适用于传统电视的传播学理念放在教学上可能会给教学效果带来新的增长点。在篇文章里,我不谈传媒的专业知识,只根据央视著名制作人陈虻的谈话录,总结了几条他认为优秀传媒人该具备的自我修养,希望给我们教育人一些新的启发:

  1.“必须建立自己对事物认知的坐标系。

     陈虻可以说是当年央视新闻评论部的精神领袖,不仅仅因为他贡献的节目创意,包括《生活空间》《感动中国》等一大批业界认可并有极高社会声望的节目,更因为他带出了一大批优秀的电视人,他们深深受益于他,比如:张泉林、柴静、王跃军、王新宇等人。正如崔永元所说的:“陈虻不光是栏目负责人,他像一个主讲,像一所学校,培养了一批有这样的理念、意识、能力的人”。陈虻审片的场面,被誉为央视“南院”的一道风景线,常常里三层外三层,一部片子阅完,就开始点评痛批。众人掏出本子记下他的真知灼见,戏称:“这是看别人犯错误,自己长见识”。他精确、清晰、尖锐、超越的分析,让被他骂过的人无不心悦诚服。

点评节目的过程实际就是一个教育的过程。每次有新人来的时候,他都会拿出自己手中的烟问:“这是一盒烟,我要一个医学专家写三千字,他会写尼古丁含量,几支烟的焦油就可以毒死一只老鼠,吸烟的人肺癌发病率是不吸烟人的多少倍?;故钦夂醒?,我要一个搞美术设计的人来写,他会写这个设计装潢,标志个性创意。我把这盒烟给经济学家,他会写烟草是国家税收大户,烟草走私对经济的影响。我现在把这盒烟给你,你写什么?”陈虻把媒体人的知识背景和思考角度称为思维的坐标系,他反复告诫大家:一个栏目,一个记者,必须建立自己对事物认知的坐标系。

2.“说了和说清楚了是两回事儿:信息的密度、落点、位置。

     说了和说清楚了是两回事。没说清楚的原因是什么?陈虻提出了叙述三要素:信息的密度/信息的落点/信息的位置。写文章要分自然段造成段落感,因为段落可以帮助理解,将两个不同性质的信息区分开来。什么是电视的自然段?一个段落只能传递一个信息,一个段落传递两个信息,观众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就是密度。信息的密度处理需要停顿,在电视手段里,停顿可能是解说词对上文的综述或提炼,也可能是空镜头。而一但有这个停顿,观众就会回味,加深对前面的理解。所以在片子里,你要有一种判断和控制力,研究观众听完了这个内容后,是不是累了,能不能完全消化前面的信息,需不需要帮他梳理归纳一下,然后再继续往前走。

你所有的信息相加想要让观众得出什么结论,这就是信息的落点。观众在解读电视时,不是在背解说词而是在领会,要确保你的信息完美落地,不被误读。什么信息在什么位置去描述,什么背景先给,什么背景后都会影响信息的接收。把握信息的密度、落点和位置的节奏先将事情说清楚。

  3.“说清楚了和说精彩了,又是两回事:叙述的技巧

    怎么能把一件平常的事说得引人入胜,这才叫说精彩了。要想说精彩得把握叙述模式和叙述目的。事物是一条线,它永远是有开始,结束,有过程。从头往下捋,是一种叙述方法,从中间把它拎起来,也是一种叙述方法。拎哪个点,从哪儿开始进入,这里面有很多种方法,而且没有一定之规,学会运用不同的叙述方法,能够帮助你把事情说精彩。你需要不断去寻找,积累出很多不同的叙述模式。这样,当一个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就有一种感觉,这事儿得从哪说起,你的脑子里会有不同的叙述模式,你就能够在面对不同题材的时候产生一种灵感,这个灵感往往源于你的积累。叙述缺乏目的性,也是片子的通病,叙述缺乏目的性,泛泛地介绍,就变得啰嗦,变得无效,变得节奏缓慢。陈虻说:我审片子的时候经常告诉编导,你要注意周围看片子人的表情,什么时候人家看着不动的时候,说明你做对了;什么时候有人挠脑袋,或者一开始就走神了,你就要注意这块要改?!?o:p>

 4.“你是以怎样的态度在做人,怎样的态度面对生活,你将会告诉你的观众。

    既然文如其人,做节目为何不从做人开始?1993年,陈虻出任《生活空间》制片人,他写下的创作宗旨是:表达对每个人的尊重,是那种需要用真切平和才能体现的尊重。栏目的标语也是他想出来的: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这句话最关键的词是“自己”,表明节目制作者的自我定位:不居高临下,不唯上,不唯书,不板起面孔说教,而是把自己当作老百姓的一员,在这个基础上去实现一种人文教化,以一种平等的态度引导人去思考,从而建立起更合理的人际关系。栏目定位如此,决定了陈虻对节目管理,人员管理,包括审片,都是同样的精神气质,同样的价值观。

    陈虻审片对自己有两个基本要求:第一,不能说不好,只能说怎么更好;第二,不是告诉你怎么改,而是激发你自己修改的欲望。激发他人修改的欲望,比修改这个片子重要?!拔也灰竽忝歉钠?,我希望改的是人,一个片子收视率再高,终究是一个片子,而你真正在这个片子中学到的东西是最重要的?!笔撬背9以谧毂叩幕?。陈虻讲片时,很善于从表象出发进入本质,从片子的毛病分析你的创作动机,解剖你认识事物的角度,然后从根本上改变你的创作理念,让你从心里往外感到清晰透亮?!渡羁占洹返谋嗟济撬?,进来这个栏目很容易,但进来以后必定有一个人格重塑的过程。重塑什么呢?人文情怀,用一种新的视角认识人性,认识真实和世界。陈虻的话变成了他人思维的动力。

5.“精神产品的创作者永远是这样的工作,你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办有挑战性,这是最好的状态。

    策划创意,在陈虻的工作中须臾不离。2002年陈虻已经出任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了,9月的一天部里开策划会,讨论应该制作一个什么样的年度人物评选节目。大家心里都没底,因为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物评选太多,如何与众不同,而且还真有特色?创意的“头脑风暴”开始??胶罄从械闵街厮匆晌蘼妨?,各种词汇还在碰撞没有新意,此时,陈虻突然提出一个点子:找好人,评选让人感动的年度新闻人物?;耙袈湎?,瞬间的沉默。但迅速地,思维的僵局被“感动”二字打开。陈虻的思想火花,一下点燃了大家创作的激情,照亮了这个节目的方向?!胺⑾终庖荒曛性械囊恢指卸?,并把它凝固下来,化为一种力量,在人们心里留下一点关于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的记忆?!痹诟卸泄畛醯拇匆夂筒呋?,蕴含着一个重要的理念:在人格和感动面前,人人平等,这就为越来越多普通人走上舞台做了铺垫。

    《生活空间》也好,《感动中国》也好,都体现了他做电视一以贯之的坚守——关注人的命运,关注人的精神世界。创意不断在发生,但陈虻纪录社会转型时期中国人精神史和心灵史的职业追求始终没有改变。他说:“做电视必须要创新,当你觉得节目对你有挑战,甚至不会干的时候,就是观众觉得新鲜的时候。当你觉得驾轻就熟的时候,就是观众看烂了不愿意看的时候。精神产品的创作者永远是在这样的工作,你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干,这是最好的状态。你在摸索,你在创造,观众也在吸收,觉得你新鲜。假如你已经把这个操作熟练了,他早就不看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状态?!?o:p>

6.“做节目要学会放空自己,去感受。这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

    陈虻在训练主持人,出镜记者时,很强调面对一个题材时的直觉,也很珍惜每一个人的最原始的初衷考虑。他说:“紧紧抓住那种感受,抓住吸引你的东西,不断追问。生活中的很多感受,实际上就在我们面前,但我们缺乏对他的追问,而缺乏这种追问就丧失了进入深刻的可能性,就会变得落入俗套。什么事情都是千篇一律,什么事情都是按部就班。缺乏不断追问的欲望和思维习惯。生活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深刻,记者的责任就是描述这种复杂,而且有能力感受和关注这种复杂。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感受,你那种感受要准确,要真实,要尊重你的感受。我觉得这是个脱胎换骨的过程,是一个需要长期磨练,锲而不舍才能不断改造自己的过程?!蹦寻斓牟皇墙谀?,而是怎么能让自己不停地往前走。实际上,超越自己是最难的。

正如很多年前柴静在《注视》中写道的那样:“陈虻在两年前的今天去世,今天我翻到几个月前这篇采访笔记,想起他。我看不见他,独自向前,但有一些瞬间,他仍以世间万物的面目注视着我?!背买狄丫胛颐窃度バ砭?,今日再翻开徐泓教授整理的《陈虻,我们听你讲》依旧为他的人格魅力所感动,一个从不停止思考的媒体人是值得尊重的。教育和媒体本属于两个行业,但任何行业都离不开思想的锐度和独立的思考,离不开自我的反省和不断的创新,离不开建立自己认知世界的坐标系。我只是做了一些展示,思考留给大家,结论也由大家得出。春日在即,祝所有人希望不泯。


 

copyright©1998-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执逃际踔行闹谱?  
湘教QS7-201311-001684  湘ICP备05000897号 版权所有
 
凯时88kb88